<dl id='43b97'></dl>
<i id='43b97'></i>

<i id='43b97'><div id='43b97'><ins id='43b97'></ins></div></i>
<ins id='43b97'></ins>

  • <acronym id='43b97'><em id='43b97'></em><td id='43b97'><div id='43b97'></div></td></acronym><address id='43b97'><big id='43b97'><big id='43b97'></big><legend id='43b97'></legend></big></address>
    1. <fieldset id='43b97'></fieldset>
    2. <tr id='43b97'><strong id='43b97'></strong><small id='43b97'></small><button id='43b97'></button><li id='43b97'><noscript id='43b97'><big id='43b97'></big><dt id='43b97'></dt></noscript></li></tr><ol id='43b97'><table id='43b97'><blockquote id='43b97'><tbody id='43b97'></tbody></blockquote></table></ol><u id='43b97'></u><kbd id='43b97'><kbd id='43b97'></kbd></kbd>
    3. <span id='43b97'></span>

        <code id='43b97'><strong id='43b97'></strong></code>

          1. 短篇優美敘事茫然弟散文

            • 时间:
            • 浏览:98

              散文素有“美文”之稱,它除瞭有精神的見解、優美的意境外,還有清新成化十四年雋永、質樸無華的文采。

              最牢固的感情,大都勢均力敵

              天涯上曾經有個高樓,說的是民國時期的原配和小三,看那些早已逝去的舊人的故事,倒是頗有幾分唏噓。

              很多人在回帖裡痛斥那些拋棄結發妻子的男人渣男,聲嘶力竭,又想起被無數88影視網最新電視姑娘轉發的那句話“有朝一日劍在手,斬盡天下負心狗。”不由得啞然。

              我倒是覺得,感情的事,大半是由於情投意合,合則來,不合則去,人能夠約束自己的是道德和責任,而非感情。從本質上來說,婚姻和愛情是背道而馳的。

              而一段感情能否持久與牢固,很大程度上,是兩人之間的博弈,勢均力敵者方能走到最後。

              勢均力敵不僅僅體現在身傢、背景,更體現在兩人的才學、性格、能幹、興趣和喜好上。

              張學良不愛更加美貌端莊的於鳳至,偏偏喜歡交際花趙四,無非是因為她性格潑辣外向不拘一格,趙四更符合他的審美。

              魯迅那個偏激激進的革命鬥士,自然同樣無法對小腳女人朱安生出愛慕之意。

              若認真評價徐志摩有關的三個女人,張幼儀其實更漂亮溫柔對徐志摩的感情更深,她甚至堅韌不拔,大著肚子被徐志摩拋棄後也依舊咬著牙活得漂亮瀟灑,帶大瞭孩子,念瞭美國的學校,成為瞭女強人。但是在洋派青年徐志摩的眼中,她依舊不過是個木訥無趣的鄉下婦人,他更加喜歡的是林徽因的溫婉聰明才華橫溢和陸小曼的妖嬈嬌俏眼角眉梢都是風情。

              而曾經愛過陳潔如的蔣委員長,在同宋美齡政治聯姻之後,兩人攜手走過那麼多年,怕是早就被宋美齡的才華和風度傾倒,將陳潔如拋之腦後瞭。看到後來的照片,年華老去頂著一顆光頭的蔣委員長在優雅動人的宋美齡身邊裂開嘴笑得像個孩子。所謂“執子之手,與子偕老”怕也就是這樣瞭吧?

              最讓我羨慕不已的還是錢鐘書和楊有道翻譯絳,而他們之所以能夠不離不棄相愛多年未變,三級國產除瞭兩人品行優良,我想最關鍵的原因是,兩人傢世相當,都是書香世傢,門當戶對,結合令雙方傢長十分歡喜,無一人提出異議,才學也是不相上下,錢鐘書自是滿腹經綸,楊絳也是精通外文且文字絕佳。最難得的是性格又恰好互補,錢鐘書是孩子心性,完全不痛世俗,偏偏楊絳肯照顧他的生活,替他處理世事。——我想,最完美的結合莫過於如此瞭吧?門當戶對,興趣相投,性格互補,說得來話,過得瞭日子。

              說瞭這麼多,也無非是想要說明一點,或許,很多人都不願意承認的一點:很多時候,你以為是你的愛人辜負瞭自己,其實往往是你的成長跟不上他的腳步罷瞭。很多時候,你無奈於你的愛情歷經挫折被橫生雙方父母幹預,其實,不過是在更加理智的父母親人眼中,你們的條件,當真是不般配罷瞭。

              換言之:

              你們不是一個層面上的對手,沒有勢均力敵來維持雙方關系的平衡,感情能夠起到的作用往往微乎其微,到最後,傷害隻怕會是更深。

              總有那麼多平凡而又普通的姑娘做著灰姑娘的美夢,希望自己有天可以遇見屬於自己的王子,一見鐘情,墜入愛情,不可自拔。

              可是然後呢?

              一個出身貧寒的姑娘,即使真的有緣可以遇見一個霸道總裁。就一定可以從此過上既幸福又美麗的生活嗎?

              或許,更普通的情況還是在他們這場戀愛裡,她始終誠惶誠恐,小心翼翼,不敢鬧,不敢糾纏,不敢發短信打電話,甚至明明之後他有另一個女人存在也選擇忍氣吞聲,接受他的辯解。

              不過是因為,在這場戀愛當中,他們從來都不是勢均力敵,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的對手。

              而在一段不對等的關系裡,弱勢的那一方,甚至連表示不滿的資格都沒有。

              張愛玲在《傾城之戀》中,用一整座城市的覆沒來成全瞭范柳原和白流蘇的愛情,這並不是言情小說的始祖張奶奶故意玩什麼傾國傾城的浪漫,而是經歷瞭傢庭破落人情世故的她更加懂得,隻有國破傢亡性命攸關的時候,那些橫亙在范柳原和白流蘇之間的各種世俗和偏見,才會被這震耳欲聾的炮火給嚇走,隻剩下兩顆躍動不已的心。

              愛並不是沒有,而是它從來都沒有日本500人那麼純粹。

              說得殘酷一點,平民百姓若想嫁給貴族,那估計得等到貴族破落瞭去。

              人人都羨慕灰姑娘的好運氣,然而這個美麗童話本身就狠狠地給瞭無數個心懷豪門夢的平凡姑娘們一個耳光:灰姑娘本就是貴族,她的兩個姐姐才是真正一無所有。正因為如此,她的美貌和獨屬於貴族的氣質才可能令王子一見傾心,王子愛的不是她的衣服更不是她的水晶鞋。而她的姐姐們,永遠都沒有機會。

              對一個姑娘來說,她最終的生活,包括自己的愛情,都應當是自己奮鬥而來,她才可以不必誠惶誠恐,害怕失去,才可以更加從容而且堅定,隻因為她懂得,此時此刻,站在那個人身邊的自己,無論是各個方面,都是足以與他相配的,她並不害怕,因為,她終於有足夠的自信,去抓住屬於自己的一切。

              我們要找的那個人,應當是同自己一樣的。如果你想要更好的,就得先讓自己努力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即使是在感情裡,也武煉巔峰沒有捷徑可以走。

              要知道啊

              醜小鴨本身就是隻黑天鵝

              灰姑娘本身就是貴族

              平時開玩笑說想找個有錢人balabala也隻是開玩笑啦

              能有個平淡 實際 單純的婚姻才是最高理想

              另外我還想說

              一切在最初就不是勢均力敵的關系

              最好就不要開始

              付出 改變 討好或者遷就

              都會醞釀成今後的委屈 怨恨 不滿

              結果就是兩敗俱傷

              與其浪費那個時間與精力

              還不如再劉德海去世耐心等等

              等那個可以勢均力敵走完一生的人吧。

              窄門裡的父親

              兒時,聽父親講過一個故事,叫聰明的笨人。說有個農人新買瞭條扁擔回傢,橫著進不瞭屋,豎著福克斯也進不瞭屋。農人眉頭一皺,計上心來,喀嚓,他把扁擔攔腰折斷,這回順利進屋瞭。

              起初,不能領會這則故事的寓意。想那門若寬大些,豈不省去很多周折?父親卻說,真正的智慧屬於簡單而純樸的人,他們往窄門裡去。寬大的門,進出方便,卻縱容瞭人的惰性。窄門裡是冷清的,堅持孤獨的人並不多;寬門裡人氣很旺,卻千人一面。

              其實,父親所說的是一種生命態度。一種做人做事的恒心與方法。寬門與窄門,隱含著兩種不同的人生哲學。應該說,這則寓言已被父親註入瞭全然不同的內涵,同時,也被他重新詮釋,引申瞭一生。

              在最艱苦的日子裡,父親選擇瞭“窄門”。他是個醫生,當年,被打成“右派”,遣送至一個偏遠的農場勞動改造。在那裡,一個復旦大學的高才生,變成瞭一個背著藥箱,穿行在田頭、村舍、百姓人傢的“赤腳醫生”。那時,一個年輕、漂亮的上海籍護士出現瞭,父親心裡亮起一盞燈。自然,這個護士就是我的母親。

              父親的醫務室裡終年漂浮著藥物的氣味,那是我童年印象最深的嗅覺。父親每天為排著隊來看病的患者診治,開藥,批假條,遇到病情嚴重的病人,需拆一塊門板,叫上四個壯勞力,抬去十多裡外的總場醫院就診。

              惟有夜深人靜之時,人都散瞭,父親燃起馬燈,捧著厚重的醫學書,如饑似渴地讀起來。即使食不果腹的日子,父親也沒有放棄英語和法語學習。

              父親害怕“運動”。有一次,他的書籍和筆記成瞭“階級鬥爭新動向”,付之一炬。那以後,父親仍堅持讀書寫作,隻是變得猶為謹慎。母親讓他把筆記寫在紙片上,裹上報紙,封存在自制的土坯裡。“土坯”日積月累,後來成瞭父親的書稿。在饑餓,惶恐,看不到盡頭的歲月裡,父親一字一句讀著,寫著,藏著,孤獨的堅持裡,惟有文字是一盞溫暖的燈。

              1980年,我父母雙雙平反,我們一傢返城。很快,父親成瞭醫院遠近聞名的外科第一把刀,他出瞭四本書,都在醫學界深受關註。如今,父親已年過七旬,仍常在國內外醫學刊物上發表文章。

              不久前,作傢餘華在談到他的新作《兄弟》時,說瞭一段話,竟與父親不謀而合。他說:我最初構思《兄弟》是一部10萬字左右的小說,可敘述統治瞭寫作,篇幅超過瞭40萬字。寫作就這樣奇妙,從狹窄開始往往寫出寬廣,從寬廣開始反而寫出狹窄。這和人生一模一樣,從寬廣大路出發的人常常走投無路,從羊腸小道出發的人卻能夠走到遙遠的天邊。